从我是歌手到中星微

尽管Google马上要对6.0和7.0用户开放Google Assistant,让人无法理解,却也欢呼雀跃。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仍然让我十分不适,谭晶从我是歌手退赛了。最新的一期节目,被剪辑的支离破碎,即使暂停下来,都难以截到由谭晶的任何一个镜头,在芒果TV的官网上,所有谭晶的歌曲和cut全部下架,QQ音乐上亦然。谭晶就这样在歌手这个节目上消失了,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。当你试图去重温谭晶演唱的《九儿》的时候,会发现在互联网上居然根本找不到它的踪迹。我想这不是什么音乐理念不和导致的。

昨天木一评论道,一个竭尽全力但还是日薄西山的节目,正在走向它最后的终点。谭晶的离开,恰好是对中国音乐圈,电视圈,歌手这个节目,最讽刺的映射。

有人说与谭晶的丈夫邓中翰有关。第一次听说邓中翰是从老陈的口里,似乎他们也有着一些萍水相逢的关系,当老陈谈到中星微的董事长和创始人邓中翰,他说有一个趣事,邓的夫人是著名歌唱家谭晶。谭晶出事后,网络上出现了很多对邓的猜测和怀疑,并称之为邓小官人。我只知道他在UCB的博士学位不是假的,他在IBM做研究科学家不是假的,他创办Pixim不是假的,中星微的星光三号来我旦宣讲不是假的。我同样身处这个行业,对这位邓先生总是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偏袒。

从UCB的毕业的那时,邓作为20多岁的青年,何等意气风发,在硅谷一试身手,心里满满地盘算着如何改变世界。在命运的机缘巧合中与中国政府高层开始往来,最终他抛下市值一亿多美元的Pixim,回到中国,创办了中星微。我想那时,驱使邓回到中国的不是工程院院士的荣耀,而是一腔热血,想要凭一己之力,带领中国制造出自己的高端芯片。

我从不觉得中星微能够做出什么跨时代的成就,也或许邓本人的能力根本不足以成功,但是从去年的星光二号三号,我总是隐隐觉得,他身上那股劲,似乎还没有完全湮灭。这其中在体制内的掣肘和挣扎,10几年间的浮浮沉沉我无法猜测,但是直到今天,仍然要开发自己的并行计算硬件,跟Intel再战一百回合的,必定不是凡人。

关于谭晶的消息更多,各种已落马的老虎苍蝇纷纷被牵扯到谭晶身上,以印证谭晶东窗事发背后的政治风波和权利斗争。我想这些根本无需多言,谭晶在20世纪初到2011年之间的高度活跃,作为一个政治歌手,必然与党政军中的大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她能够长盛不衰必然有其不可言说的逻辑,而不仅仅因为她人美歌甜。这些联系究竟架设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,又存在着什么利益输送我们无从猜测,在体制内,这些内容本来就是应有之意。三声说道,这个农村姑娘,那时尚不明白,这些上天给予的馈赠,早就在命运中标好了价码。

但是我知道的是,我喜欢音乐这么多年,谭晶在演唱技巧上,能够在歌手与sandy,迪玛希这些人斗法,在音乐理念上,无论是《九儿》,《欲水》,《赛里木湖的月光》,不谈个人风格的优劣,这几次的演绎,都能够在音乐表达,情感逻辑上达到平衡和自圆其说,并且呈现出一个性格强烈,感人肺腑的高完成度的现场。仅仅这点,就可以直接说,谭晶是一个了不起的音乐人,即使是在歌手的首发阵容中,我对她的喜爱也丝毫不弱于sandy,tia和teresa。我想她的身份是一个军旅歌唱艺术家,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音乐人。她在2011年开始游离于体制内外之后,通过参加《蒙面歌王》和《歌手》,正在向世人证明她的后一种身份,以寻求观众的再一次崭新的认可。

她几乎做到了,但经过这件事似乎又一次被拉回了无底的深渊。她可能回不来了。从我是歌手到中星微,一个是我最痴迷也是最关注的音乐领域,一个是我正锐意进取的老本行;一个是优秀的令人期待的音乐人,一个是想要改变世界向Intel宣战的科学家。两位都出身平凡,在命运的摆布下获得了世俗上的无比荣耀,却终归身陷泥淖,无法自拔。它们在体制内摸爬滚打多年,却总是离自己的梦想越走越远。

可能十几年的时光,早已改变了两个人,可能现在的他们已经不值得怜悯,但当我再看我是歌手,再翻中星微的主页,只感觉到苍凉和狼藉。那种凛风过后的寸草不生,那种命运中早已注定的悲剧结尾,已经把故事讲得明明白白。

Hanchen Ye
Hanchen Ye
PhD Student in UIUC

This dream will last forever.

Rela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