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

沉重的白鹿原,沉重的中华民族

当我开始看白鹿原的时候,我就认定,陈忠实是我的偶像。陈忠实的个人魅力,透过文字感染我、震撼我,我面对的正是白鹿原这样一部史诗般的好书。淇师称之为世界上第二流的小说,第一流的只有红楼梦一本。我爱书甚多,却读书甚少,尤其是小说,还未在心中分出个一二三四。打心眼里却不那么喜欢白鹿原,因为白鹿原太沉重了,也代表了整个中华民族的沉重。

似水流年

「人活在世界上,快乐和痛苦本就分不清楚。所以我只求它货真价实。」 前几日从一片推送上看到这句话,尽管我个人并不太喜欢推送本身,但是这句话却着实让我受用。来自于王小波的《黄金时代》。倒有几本王小波的书一直在书架上摆着,却始终没看过,是因为经常听闻一些关于李银河、王小波的新闻,对那个时代青年人的气质不甚欢喜。但是看了这句话,必须要看一看了。